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38章 大结局

作者:树洞暖花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????她活了十几年,这一刻,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恍然若梦。

????或许……这人生本就是一场虚空大梦吧,什么是真,什么又是假呢,谁又能清楚明白。

????以前她看本子上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,往往都是一穷二白的书生,和富贵人家的小姐相爱,小姐为他同父母断绝关系,同他住在寒窑内,受风吹雨淋,吃粗茶淡饭,小姐有千种身份,书生也有千种穷法,当时觉得那故事感人,现在想想……

????倒是有些不切实际,反正她身边认识的小姐,就没有一个和书生私奔的,都是和身边的公子郎情妾意,生活的和顺,而且住在皇城里面的书生,多半也都家底殷实,往年来进京赶考的书生,傍晚都住在皇城边上的客栈里。

????可小姐们要么住在家里,要么出门住在皇城中心的客栈,出门的时候,也是前呼后拥,乘着轿子,根本就没有和书生见面的机会,她出生前几十年,又到现在,一个小姐和书生私奔的事,她都没有听说过。

????由此可见,那些书本子里讲的事,也不全是真的,尤其是那些才子佳人的事……

????赵栀想着想着,便托住了腮帮子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道:“净骗我这些小姑娘,当初若非嫁到了蔺家,我不定还真的信了书中的事,去寻书生了,觉得那才是郎情妾意,若是那人待我好也就罢了,可以一同努力,让生活过得好啊,若是待我不好,再娶进家门一个小的,日后后院里,得鸡飞狗跳的……”

????赵栀正自个儿在那自言自语,突然门就被推开了,蔺孔明身上带着些酒味,懒洋洋的倚在门口,慵懒的朝着她瞧着:“呀,你都能去说书了。”

????“三……三爷……夫君,你何时来的?”

????赵栀有些窘迫,讪笑了一声,微微低下了头,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,不知在小声嘟囔些什么。

????“一炷香前。”

????“那……那你全听到了?”

????“没有,我还全看到了。”

????蔺孔明双眸眯成了一对月牙儿,面上浮现了一抹戏谑的笑,气的人牙根痒痒。他说罢,便晃晃悠悠的坐在了床头,将赵栀抱在了怀中,朝着她的唇吻了过去,香够了,便将赵栀压在了身下,开始解她的衣裳。

????“香香的,真好闻。”

????“唔……我不要了,我要睡觉。”

????“睡觉?不,你不想。”

????“蔺孔明,你讨厌人!放开我!我要喝水!”

????“很好,你又完了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第二日,赵栀腰酸腿疼的坐起了身,嗔怒的朝蔺孔明望着,伸出了一只小脚,朝着他的腰上踹了过去!

????“蔺孔明!谁让你把我衣裳弄破的?”

????蔺孔明懵懂无辜的睁开了一双眸,伸出手,轻轻揉了揉眼睛,眸中似含着水雾一般,湿漉漉的,他怔怔的看了赵栀一眼,朝着赵栀伸出了双手。

????“睡醒了,要抱抱。”

????“用不用我再打水亲手给你洗洗脸?”

????“嗯嗯嘛。”

????蔺孔明微微欠身,手中抱了一个枕头,一双深邃的眸中含着星辰,笑吟吟的点了点头。

????“夫君,你想多了。”

????赵栀给了蔺孔明一个浅浅的微笑,便要下床去洗漱,然而,她的双脚还没挨着地面,蔺孔明那双湿漉漉的眸,便逐渐变得戏谑了起来,薄唇噙了一抹浅笑,将赵栀抱在了怀里,开始欺负起了小丫头。

????只可惜赵栀力气小,打起人来也奶萌奶萌的,什么都做不了,好在蔺孔明知道分寸,晓得及时收手,再一个劲儿的去哄。

????这日子过的舒坦,宫里有东启各种忙活,蔺孔明也懒得管,甚至连自己的身世,蔺孔明也懒得操什么心,整日里除了带着赵栀和两个小家伙去游山玩水,便是吃喝玩乐,其他的他不管,对他来说最重要的,便是要把他的小丫头给哄开心了。

????东子安和他的父亲离开这里之后,便投奔了敌国,东启暂时也无法捉拿到他们,东子安原定的计划,同赵栀有关,才会得知了赵栀的身份之后,一直粘着她,主要目的便是彻底整垮蔺孔明,只可惜中间出了变故,他的计划未进行到一半,便夭折了,同父亲一同离开了东苓。

????若说他对赵栀是否有情在,估计也是有一些的,只是绝没有蔺孔明那般深,他这一走,往后几十年,便绝无再和赵栀见面的可能了,旁人偶尔在赵栀面前,不经意间提起东子安这个乱臣贼子,赵栀连吃饭都不耽误,只当是听故事。

????也是,赵栀本就对东子安没什么情,还要她如何?为此痛哭流涕吗?幸好东子安的计划没有实施成功,不然赵栀成了他的人,真得日夜哭鼻子。

????东苓一直都是这天下的最强国,其余都是些小国,不足以同东苓相提并论,但却有一个唤作青诏国的国家,在近几年来经济发展极为迅速,虽比不上东苓,但也是除东苓外最强的了,日后的发展不可限量,若非和东苓为友,便是为敌。

????因为青诏国祖上是□□皇帝和皇后一同打下的江山,江山帝后平分,□□便没有设三宫六院,若是他设了,皇后手中的兵权定不答应,于是一直到今朝,皇帝都只有一个皇后而已,有些皇帝虽会偷偷去民间偷腥,暗里养一些女子,但明面上却是谁也不敢册封。

????二十年前,南诏皇后去世,只余了一子,却刚生下没多久,便不知所向,不知被人抱去了哪儿。尔后皇帝另娶了皇后,却左右再生不出儿子来,只生下两个女儿,大女儿幼年夭折,小女儿不过两岁,便又不知所向。

????第二任皇后终日郁郁寡欢,不久也去世了,皇帝年龄大了,也没了再娶的心,只想要个孩子,也选了些秀女去临幸,只可惜,也不知是谁的问题,横竖生不出来。

????诸葛业没办法,终年来唯一的希望,除了操持国家,便是想寻到他那一双儿女了,这么多年来,他终于——

????有了线索。

????很明显,诸葛业儿女频繁失踪,是有人在暗中捣鬼,他揪出了那捣鬼之人,数年来调查下来,种种证据直指东苓和东苓内最大的华云林!

????他女儿极有可能,在幼年的时候便被抛到荒野喂狼了,而他的儿子,则被辗转丢到了蔺府!

????当诸葛业最终确定了他儿子的身份后,被吓的差点从皇位上摔了下来!

????辛辛苦苦几十年,好不容易有了儿子的下落,他还想着寻到了之后,立即将其接到宫内,来继承皇位,他好轻松些度过晚年。

????可是为何偏偏是那位煞星?天知道他们青诏有多害怕那位,四年前整个国家差点被他带兵整个给端了!

????东苓,蔺孔明啊!

????当蔺孔明看到诸葛业派人秘密给他捎来的信时,正巧是来年大暑,赵栀也在场,她口中含着草莓味的冰块,一边鼓着腮帮子嚼着,一边好奇的朝蔺孔明望着:“夫君,你拿的什么?”

????“诸葛业说我是他儿子。”

????“那岂不是说,你姓诸葛了?”

????“……老子不想姓这个。”

????“若是必须姓这个呢……”

????“改名。”

????蔺孔明单手托腮,揉了揉太阳穴,心中略有些无语。

????他早就猜到他的身世跟这家人有关,如今果真找上门来了,这封信下面,还有一行字,也不知写的是什么,唔,上面写着,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,刚刚在城郊寻到,滴血验亲过了,问了她的姓名,她如今唤作……

????蔺孔明深邃的眸慵懒眯起,看了那两个字,薄唇抽了一抽,嗤笑一声,将信封攥成了一团,随手丢到了桌上。

????“生仨死一个,丢了俩,真厉害。”

????赵栀见蔺孔明的神情不对,似是被什么给吓住了,便将攥成了一团的信摊开,发现信中那位刚寻到的同父异母的妹妹,唤作韶华。

????赵栀愣了足有一分钟,才忙将信攥成了一团,丢到了桌上。

????“唔,过不了多久,东启那家伙,八成就要去青诏国写信和亲了,不管他们,我们生孩子去。”

????蔺孔明站起了身,便将赵栀横抱在了怀里,边走着,便哼起了赵栀爱听的小曲儿。

????“别……别……怀上了……今早大夫来过的,你不可再碰我了……”

????赵栀伸出了手,轻轻抱住了蔺孔明的腰,模样有些含羞。

????(全文完)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